证监会一直都把资金公司作为自身重视的子女

  公募基金经理“奔私”的大潮愈演愈烈,弃公“奔私”的级别越来越高,不仅仅是明星的基金经理,公司的高管和总经理们也在各类传闻中纷纷出走。“奔私潮”中,基金公司流失的是人才,更是高端客户。

  危机之中,需要反思的不只是基金公司。就像父母教育孩子时一样,当孩子的学习成绩突然下滑时,除了让孩子自己总结经验教训之外,父母们同样需要反思和调整自己的教育和培养方式。

  基金公司很像一个被溺爱的孩子,在接受了父母过度的关爱与呵护之后,反而丧失了生存能力。
证监会从来都把基金公司看成自己疼爱的孩子,同大多数疼爱自己的孩子父母一样,吃饭时总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嘴里多送几块肉。良苦用心可以理解,但过分溺爱孩子通常并没有好的结果。两种典型的情况经常出现:要么是强迫孩子按自己的意愿做事毁了孩子;要么让孩子丧失了在市场上求生存的能力。从最近几年的事例中,基金公司被溺爱的后果可见一斑:

  2008年1月1日,基金公司“一对一”开闸,资金门槛5000万。2008年股市60%以上暴跌,让基金公司在大客户面前颜面丢尽。而当时证监会可能的逻辑是:股市快上10000点了,赶快让自己的孩子赚个盆满钵满。

  2009年6月,“一对多”开闸。“一对一”没让孩子们赚着,于是开始“一对多”,把资金门槛降到100万。而这时,证监会可能的逻辑是:2009年上半年都涨了半年了,可能又是一波大行情,让孩子们找回颜面的同时,吸引更多的高端客户资源。
为了配合基金公司开展“一对多”业务,还有两道令牌:一是停止信托的阳光私募开户,这样可以避免高端客户分流;二是不允许代销渠道银行分取后端收益。一年过去了,第一招看来很奏效,阳光私募的发展苦不堪言。而第二招恰恰害了基金公司。银行既然拿不到后端收益,就在前端下狠功夫,把本来能够在盈利后拿到的后端收益全部折现,全然不顾股市的涨和跌。过去一年的“跌跌不休”最终是害了基金公司,从去年9月至今,几百支有“阳光老鼠仓”嫌疑的专户理财产品净值表现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除了后端收取20%的浮动管理费,运行轨迹和普通开放式基金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两次“溺爱”都没有取得好的结果,当父母的可能有点失去了耐心,于是将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孩子——券商。他们给这个孩子的产品起了一个新名字:“小集合”,其实就是“一对多”。

  开展“一对多”业务对基金公司还有几个硬约束:“基金公司管理资金不低于200亿”;“开展管理业务不低于2年”;“注册资金不低于2亿”……一年过去了,面对没法交待的投资者、面对不争气的大基金公司、面对成立不久的小基金公司,有传闻称,将取消这些门槛限制。取消限制的理由大概应该是这样:“大的基金公司做专户不行,小的可能行,那就试试”。

  关于专户理财,新政的推出时间点也有点儿让人恐慌:

  2008年1月,事件:一对一,结果:一年暴跌;

  2009年6-9月,事件:一对多,结果:一年超过20%的下跌;

  预计2010年某月,事件:专户的某项新政,结果:未知。

  不论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基金公司已经流失了一批高端或者高净值客户,他们对基金公司已经丧失了信心。最近的“奔私潮”正在将这些高端客户顺利地带走。君不见,国内已经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资产管理规模(AUM)超过公募基金的“阳光私募”公司,“奔私”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已经高到了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奔私”。过度“溺爱”,结果让每个人都很受伤。

  (展恒理财)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