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除后预计2018年信用利差难以有效对冲利率债波动的影响

   
从有色金属的价格走势来看,2015年和2016年至少是一个中周期级别的底部。以上市公司样本来看,有色行业已完成了资本负债表修复,从投资现金流和筹资现金流,再结合有色行业在并购和资本支出方面行为,我们认为有色行业进入了一个中周期的扩张期。因此,未来2-3年,有色新产能释放会有所增加。

   
回顾2017年有色的普涨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供给持续低于预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一点既可以在铜(罢工)也可以在锌(环保)上面看到。而供给受限我们认为在2018年将会得到显著改善。而结合18年我国经济增速下降,即便对于全球经济仍较为乐观,我们也认为整体上有色金属价格在18年有温和下行压力。分子板块来看,我们较为看好铝、钴、铜以及有色深加工等子板块。

   
资产和业务机会方面,我们认为2018年有色权益缺乏整体性机会。2018年行业扩张带来更大融资需求,债务发行规模相比2017年预计出现较大增长。当前有色行业中高评级信用利差相对较高更多是受宏桥系债券估值偏高的影响,剔除后预计2018年信用利差难以有效对冲利率债波动的影响。建议关注信用资质较好主体的高收益债机会。金融机构可利用行业融资需求较强适度提高相关业务的风险溢价水平。

2017年对有色金属行业而言也是丰收的一年。不仅和新能源汽车相关的锂、钴继续高景气,而且基本金属也呈现普涨格局,小金属亦有所表现。截止2017年11月10日,申万有色指数上涨18.8%,跑赢大盘8.2个百分点。如果剔除山东宏桥影响,有色信用利差也下降了36个BP。不过,受债券市场影响,1-10月有色合计发行规模仅为847亿,预计17年全年发行量较16年下降1000亿左右。